镇远| 广州| 敖汉旗| 东光| 延津| 习水| 高台| 嵩县| 平乐| 卫辉| 临朐| 清河门| 保德| 固原| 兴业| 宁晋| 大新| 府谷| 渑池| 杭锦后旗| 万安| 瑞安| 日土| 乌拉特中旗| 潞城| 凌云| 白碱滩| 会同| 莱芜| 代县| 松滋| 三明| 岢岚| 永宁| 衢江| 余江| 洮南| 保山| 林口| 勉县| 丹江口| 饶河| 清水河| 万全| 武陟| 岳阳县| 带岭| 叶县| 临汾| 许昌| 康乐| 伊通| 兴和| 雄县| 开鲁| 丰镇| 威远| 合山| 黄陂| 织金| 南投| 蓟县| 达县| 乌达| 湛江| 贺兰| 天峻| 汾西| 海宁| 酉阳| 畹町| 宁津| 广水| 南和| 泉州| 吉木萨尔| 缙云| 建阳| 大名| 广安| 罗源| 银川| 台中市| 延安| 余庆| 石柱| 秀山| 香港| 杭州| 梨树| 莱阳| 黔西| 杜尔伯特| 调兵山| 饶平| 乌海| 杜集| 兰溪| 礼县| 前郭尔罗斯| 陈仓| 宁津| 聂荣| 汶上| 马祖| 札达| 宣化县| 漾濞| 德化| 黄山区| 海门| 和顺| 乐东| 永登| 庐江| 召陵| 蔡甸| 莱西| 镇坪| 横山| 若尔盖| 定结| 蔡甸| 怀集| 介休| 行唐| 南昌市| 丹江口| 巫溪| 印台| 鹿泉| 天安门| 凭祥| 滦南| 乳源| 台州| 开封市| 柳江| 玉田| 韩城| 那曲| 阜新市| 什邡| 民勤| 华阴| 蒲江| 夹江| 尚义| 代县| 崇阳| 东港| 南海| 常州| 垦利| 庆安| 辽宁| 独山| 五莲| 原平| 扎囊| 广德| 彭州| 岑巩| 大悟| 城步| 乳山| 正镶白旗| 蓝山| 嵊州| 武威| 中卫| 沅江| 高邮| 长宁| 旺苍| 镇江| 兴义| 遵化| 师宗| 本溪市| 龙海| 太和| 始兴| 吴江| 三都| 隆子| 北海| 九江市| 丹巴| 锡林浩特| 兴仁| 潮南| 敦煌| 札达| 郴州| 平遥| 江苏| 尤溪| 仁布| 木兰| 凯里| 南溪| 德江| 莱山| 莲花| 来安| 淮北| 盐边| 大冶| 伽师| 铜梁| 景谷| 安丘| 隰县| 团风| 方城| 西平| 色达| 楚雄| 盐源| 洞头| 鄂州| 金湾| 枣强| 黎川| 贺兰| 柳林| 石阡| 夷陵| 平乐| 法库| 庄浪| 汾西| 单县| 聂荣| 金湖| 道县| 南靖| 连城| 山东| 北安| 莆田| 和平| 遂宁| 东乡| 海沧| 惠来| 磐石| 临颍| 越西| 石屏| 武鸣| 唐山| 红安| 茄子河| 贵池| 大厂| 龙岩| 曲阳| 文安| 盐边| 苍溪| 磐安| 武夷山| 百度

前中联办法律部部长:有人想看我们自相残杀、家人大打出手,做梦去吧

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杨升】全国港澳研究会8月24日下午14时在深圳五洲宾馆召开“重温邓小平重要讲话”专题座谈会。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徐泽,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、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、前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,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以及多名专家学者出席座谈会。以下为前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讲话全文:

参加今天的会议心情十分沉重,大家熟悉的那个充满正能量的香港渐渐离我们而去,一个十分陌生、谁也不愿意面对的香港正向我们走来。近来我有机会与香港一些大中学生交流,有学生问我:“香港现在发生这么大事情,国家是否会收回香港的司法权和‘高度自治’?”我很吃惊她提出这样的问题,就反问这位同学:“这么说,你对香港‘一国两制’下的‘高度自治’和司法独立很满意,担心国家是否还允许香港继续实行‘一国两制’,是吗?”她说:“是的,其实我们都满意现在的“一国两制”,所以才害怕将来突然失去。”

这位同学的疑虑很有代表性,近日我常常听到香港朋友提出类似问题,希望了解中央、内地怎么看香港目前的乱象。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了三点:第一,香港绝大多数人内心深处赞同、满意现在的“一国两制”,珍惜香港的法治。香港青年人其实并不希望因为一些人今天的不理性行为,迫使所有人将来大学毕业后、在他们的成年、中年乃至老年的时候香港成为“一国一制”,失去今天正在享有的独特的高度自治、人权、自由和法治。第二,现在香港出了大事,极端分子不断突破底线和红线,会不会“玩”得太过,如果持续动乱下去,会否真的动摇“一国两制”的根基,从而毁掉“一国两制”的前程。第三,希望中央不管香港出任何问题,都能够允许香港继续实行“一国两制”。

我也在想,当初国家允许香港实行“一国两制”是否有前提条件?如果有,是什么?这些条件现在是否还具备?此时此刻,特别需要温习邓小平先生关于“一国两制”的论述以及习近平主席有关“一国两制”的重要讲话。我发现,国家允许香港实行“一国两制”还真的有条件,不是无条件的。条件其实就一个,即必须满足“一国”的基本要求,如果“一国”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维护,甚至“一国”都被肆意威胁、侮辱和攻击,怎么可能还有“两制”?你先放弃了“一国”,怎么还要求我继续给你“两制”?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维护“一国”当然包含维护香港的稳定安宁,既不能破坏香港,也不能利用香港破坏国家。

邓小平先生当年一再强调“爱国者治港”,其目的就是为了维护“一国”。他说:“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,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。…… 什么叫爱国者?爱国者的标准是,尊重自己民族,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,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。”他一早就预计到香港回归后一定会存在破坏“一国两制”的力量,预计到有人会利用香港、利用“两制”来损害“一国”,多次提醒后人一定要防止出现损害国家和香港根本利益的行为,因此在制定“一国两制”政策、起草基本法时已经为我们如何处理极端情况预留了锦囊妙计。他英明指出:“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?难道就不会出现吗?那个时候,北京过问不过问?难道香港就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?能够设想香港就没有干扰,没有破坏力量吗?…… 总有一些事情没有中央出头你们是难以解决的。中央的政策是不损害香港的利益,也希望香港不会出现损害国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。要是有呢?…… 基本法要照顾到这些方面。有些事情,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,骂中国,我们还是允许他骂,但是如果变成行动,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“民主”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,怎么办?那就非干预不行。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,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。只有发生动乱、大动乱,驻军才会出动。但是总得干预嘛!”

习近平主席2019-09-17在香港的讲话也指出,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、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,都是对底线的触碰,都是绝不能允许的。

由此可见,中央对实行“一国两制”设定的前提条件一直非常明确、一以贯之,那就是“一国”,只要尊重、维护好“一国”,“两制”就有无限发展空间。没有“一国”,就没有“两制”。

香港“一国两制”遭遇回归20多年来最大的挑战,对“一国两制”底线冲击最集中表现在对“一国两制”法治体系的肆意破坏,香港的宪制秩序和法治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!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提出“一国两制”的时候,很多港人担心“一国两制”将来是否会变,害怕中央说话不算数。为了解决港人的担忧,国家决定把“一国两制”法律化:首先1980至1982年全面修改宪法时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宪制层面为“一国两制”提供最高法律保障,这就是宪法第31条以及相关条款。其次,把“一国两制”所有具体的政策一一法律化、制度化,写成一部特别的法律,这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。此外,2019-09-17全国人大常委会还根据基本法对香港原有法律进行了全面审查,港英年代制定的绝大部分法律被允许过渡到1997年以后,采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,这形成了“一国两制”的法治体系,成为维护“一国两制”最重要、也是唯一的法治保障。

暴力是法治的天敌,是“一国两制”的大敌,也是文明社会的公敌。暴力不仅毁掉年轻人的前程,而且摧毁香港的宪制秩序和良好的法治,摧毁香港的“一国两制”!当前香港形势极为严峻,礼崩乐坏,暴力蔓延,一些暴行震惊全国和全世界!繁荣稳定的根基正在被一点点动摇、蚕食和削弱!来之不易的宪制秩序和法治每时每刻都在流血,“一国两制”的根基和底线正在被疯狂破坏,道德和法治的底线不断被突破,香港国内国际形象遭受重创,香港法治和“一国两制”命悬一线,危在旦夕,前途堪忧!香港病了,得了大病、重病,全国人民、国际友人都在问,香港的病还能医吗?还有希望吗?

今天一些人正在做的事情,与他们所期待并追求的目标越来越远。长时间街头抗议和暴力冲突就能够换来国家允许香港继续实行“一国两制”吗?这简直就是南辕北辙!可以设想,如果街头暴力不断升级,持久化,深入全港各个地方,今天围攻政总,明天攻占立法会,攻击警察,袭击无辜平民和游客,瘫痪机场、瘫痪金融,破坏香港安定;攻击中央驻港机构、侮辱国旗国徽,伤害全国人民的感情;最可怕的是,没有人再把违法犯罪当回事,法不责众,私行泛滥,法律面前不再人人平等,一直引以为傲的法治荡然无存,就像过去两个多月全世界看到在香港发生的一切,如果这样,全世界的投资会逐渐离开香港,公司企业就要大量关门,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人越来越多,香港势必日渐衰落,目前大家享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,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正在从地球上消失,代之的是一个法治荡然、动荡不安、经济萧条、民不聊生之地!安全繁荣之都成为暴力之都,世人“敬”而远之!需知,如果“一国两制”不复存在,如果香港被毁了,国家自然损失惨重,但终究可以承受,无非中央直接接管香港,在香港实行内地法律和社会主义制度!但对香港所有市民、对所有持份者,这是灭顶之灾,是百分之百、毁灭性的损失,是不可承受之重。只要街头暴力不立即停止,这个结局是完全可以预见得到的。难道这就是那些人所追求的吗?这样就能争取到中央允许香港继续实行“一国两制”吗?

本来我们“一国两制”的小日子过得好好的,有滋有味,为什么要突然遭此劫难?我们为谁而战、为何而战?为什么为了达到外人的目的,而牺牲我们自己,牺牲我们自己的家园、牺牲青年人的未来、牺牲“一国两制”、牺牲香港的法治?我们又得到了什么?自己家里的事情,有什么天大的纠纷解决不了,犯得着把家烧掉,搞得全家老少鸡犬不宁?我们不能不清不楚,不明不白,不知所以自残自伤、自毁长城?

因此,请不要问国家是否还会允许香港继续实行“一国两制”,世界上没有谁比国家更希望香港的“一国两制”可以继续,没有谁比国家对“一国两制”付出更多的真心真情和巨大努力,中央反复重申要坚持“一国两制”不动摇,不会变。要问就请问你自己,你是否真的希望自己的明天是“一国两制”,而不是“一国一制”?主动权在你的手里,不在中央手里。今天的因就是明天的果。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才是决定香港“一国两制”前途命运最重要的因素。从邓小平先生到历代领导人,到习近平主席,一直对香港关怀备至,关爱有加,中央一直希望“一国两制”能够行稳致远,但实际上能否做得到,全看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做什么。

既然你很享受“一国两制”带来的人权、自由、法治和父辈(而不是你)创造的繁荣稳定,既然你内心觉得“一国两制”好,so far so good,既然你希望“一国两制”可以继续,既然继续实行“一国两制”符合所有持份者的根本利益,“一国两制”是所有人最大的公约数,那么,从现在开始,谁都不要做有违“一国两制”、破坏“一国两制”宪制秩序和香港法治的事情。请珍惜当下的一切,珍惜“一国两制”,立即停止一切暴力,与一切暴力行为做坚决的斗争。

在此危急存亡之秋,很多人都在问有什么好办法尽快平息目前的乱局?有的,所有的“锦囊妙计”都写在宪法和基本法、写在香港法律里边了。只要回归法治,回归“一国两制”,严格按照宪法、基本法和香港法律办事,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良策。前提是立即停止暴力,恢复秩序,恢复法治!让香港不再流血,让法治不再流血,让社会重回正轨。这既是当务之急,也是长久之计。政府要遵守宪法、基本法和香港本地法律,坚决捍卫法治,切实严格执法,在法治的轨道上处置目前事态。香港特区每一个居民无论是中国居民或者外国居民都是持份者,都要维护香港来之不易的宪制和法律秩序,严格依法行使权利自由,不做任何损害“一国”根基和香港法治的事情。

香港已经流血两个多月了,全世界都说“够了”,enough is enough! 请给大家喘一口气,给社会休养生息,给政府机会安静下来,让政府以行动表达对你们诉求的回应,而不是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上街表达同样的诉求。激情过后,日子还是要过的。游行示威本身是手段,不是目的,无休无止的骚乱、暴力无益解决任何问题,只会把香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香港过去一直是国家的也是世界的“优等生”,是文明法治的表率,也是内地很多改革尤其是法治、司法改革学习的标杆。如果香港变得这么暴力,这样破坏法治,让我们还如何学习香港?香港将失去在全体国人、全世界面前的道德高地。很多香港市民担心国家是否会就此抛弃香港、牺牲香港?请放心,祖国不会感情用事,绝不会牺牲香港、放弃香港,祖国与香港同胞永远站在一起,不离不弃,共渡难关。香港广大市民包括犯了错的青年人不是我们的敌人,大家都是受害者,是我们要保护的对象。我们对香港有信心,对香港青年有足够耐心,等待他们回心转意的那一天!我们一起守护香港,保卫香港!

当然,对这场浩劫背后的黑手、对毒害我青年的毒手,祖国绝不会饶过他们,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,让他们得不偿失。有人想看我们笑话,想看我们自相残杀,家人大打出手。让他们做梦去吧,我们绝对不会上他们的当!拥有5000年文明的中华民族历经沧桑,经历过各种各样类似的风险挑战,每次都能够逢凶化吉,浴火重生。同样,这次我们也一定有智慧、有能力、有办法与香港同胞、与香港青年一起努力,克服任何艰难险阻,解决目前的危机,还给祖国和世界一个祥和、稳定、繁荣的东方明珠!

香港,且行且珍惜!祖国永远与你在一起!

相关新闻

    说明 白莲桥村 糖酒库 黄岭乡 中山界镇 东广街道 霞东村 库马纳 西宁市
    平邑县 大坡镇 山东城阳区城阳街办 大河涧乡 三解 大城西乡 盛双盛 大屯营 山海关路
    城头乡 青年沟西口 长江庄 齐家坡 安富市场 吕营花园 珠路新松站 六里生活区 肇东县 空军机关大院第二社区
    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